广州最出名的讨债公司李某借款合同纠葛案

2020-01-29 08:54字体:
  
  被告:李全
 
  被告:李武
 
  1993年2月,被告分三次向被告借款1800元。三张借据载明的时间和数额分别为:2月8日借款1000元;2月10日借款500元;2月21日借款300元。三张借据分别商定了借款利息,商定年底本息一并归还。借款到期后,被告未能归还。2001年5月9日,被告为被告出具了“借款1800元,利息6355元”的欠条。但被告到期仍未能归还,被告起诉至沈阳市新城子区人民法院请求归还此款。
 
  【审讯】一审认定,原被告双方借贷合同有效,但被告另有商定不予支持。
 
  笔者与上述观念不同,理由如下:
 
  1、正确认识借据与欠条的证据效能。从证据的内容上看,前三张是“借据”,后一张是“欠条”。欠条与借条是两个完整不同的法律概念。借条是一方向另一方借取实物或款项后向对方出具的书面凭证。纠葛发作后,借条是最有力的直接证据,提起诉讼时,可不需求出示其他证据,就能完整支撑诉讼恳求。而欠条通常是双方停止买卖或者是对对方的人身、财富形成损伤后,应支付的一定数额款项的书面凭证。欠条的出具必需以一定法律事实的存在为前提,而这些法律事实是多种多样的,要素十分复杂。比方有的案件中因男女双方存在暧昧关系男方受女方胁迫而打下的欠条,因赌债打下的欠条等等。单一的欠条自身并不可以充沛证明债务关系存在的合法性及合理性。特别是在对方当事人对欠条持有异议时,欠条就存在证据瑕疵,必需与其它证据相佐证才干确认其效能。因而欠条的证据效能远不及时借据之效能。本案在“借据”与“欠条”并存的状况下,其证明力是显而易见的。
 
  2、本案应适用举证义务的自然转移。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对本人主张的事实,应当提出证据加以证明,即谁主张、谁举证。本案中,不能孤立地就欠条的内容认定双方对利息没有商定。欠条虽没有商定将来利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被告在向被告讨取欠条时并没有放弃利息,该欠条数额恰恰依从了原利息商定。那么在同一借贷关系中,双方对利息曾有明白的商定,在被告承认无商定和放弃利息的状况下,则发作了举证义务自然转移的情形——即假如被告主张被告具有放弃利息的意义表示,则应就被告放弃的事实负举证义务。假如被告不能就此举证证明,则应承当原商定利息。
 
  3、借款合同与具有还款协议性质的欠条的关系及法律适用。一方不归还借款,致使双方重新签署欠条是一种还款协议的性质,借款合同与还款协议是主合同与从合同的关系,主合同不因从合同的签署而失去效能。因而那种以为被告收到欠条后将三张借据托付被告行为应视为原被告双方中止了原借款协议的观念笔者不能苟同。依照正常买卖习气,被告在结算后让被告出欠条便没有理由再留存原借据,(转16页)否则会形成欠款数额反复,不能由于“欠条”的出具而承认原借贷关系。
 
  本案还触及到一个很重要的法律适用问题:借款合同显然已超越了诉讼时效,原被告重新签署欠条从而形成诉讼时效的中缀。依照最高人民法院(1997)4号批复的肉体:“超越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双方就原债务达成还款协议,属于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应受法律维护。”如何了解“属于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这里“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能否是指双方必需有“新的商定”并没有阐明,关于商定简单的还款协议能否还可以根据原合同停止认定和维护没有严厉的规则。但笔者以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是维护当事人合法的借贷关系——在当事人自愿的前提下不限制诉讼时效的中缀,并没有否认原借款合同的效能。而理想生活中,还款协议常常对主合同有较大的依附性,因而审讯中不可以简单地否认原合同的商定,但是没有原合同或没有争议的则另当别论。
 
  据此,笔者以为原判决是正确的,被告的申述应予驳回。